中年危机?哪一个年龄段的人有容易二字

By maoxiaobing

2019-12-14 17:06:45

浏览量83

已赞0


■ 文丨大唐雷音寺 王大屋

近两年,中年危机一词尤其火热,它在恰如其分的时机撩拨了大众最为敏感的神经,使得整个网络弥漫着一层“中年危机”。

保温杯、白衬衫、90后“前中年危机”等等。

在百度中搜索中年危机,出现的结果是10,900,000条,可以说,“中年危机”属于近两年中国网络最热的公共话题之一,而在影视剧中,关于中年危机的案例更是比比皆是。

中年危机的实质是什么?

就像一个少年有屠龙之志,拼命练习武功,最后却因没天赋或者生活所迫只好操起菜刀,原本日子一帆风顺,却在生命过去快一半的时候,突然想起当初执着的自己,内心的渴望又再度钻出来,困兽犹斗,挣扎纠结。

1.中年安稳下困顿的激情

排除影片的扭曲的三观,电影《情圣》把这种纠结的困兽之态展露无遗,影片中的中年男人“肖瀚”现世安稳,妻女静好,有车有房公司小头目,俨然的成功中产形象。

进入人生的官子阶段,每一步看似举足轻重的落子实则危机四伏,模特Yoyo的出现让他重燃对生活的激情,而影片将之后一系列的努力与挣扎设定成中年男人的意淫与春梦,虽然俗套,却也符合国情。

与该片有着异曲同工之妙的《夏洛特烦恼》,同样是包裹着喜剧外衣的对于中年危机的点到即止,与《情圣》中的肖瀚不同,穿越前的”夏洛“无论从何种意义上来说,都是不折不扣的人生loser,是挂在“马冬梅”身上的巨婴。

安稳意味着重复,重复意味着停顿,宝剑锋利依旧,只是激情已退,热血已凉,在眼见守得云开见月明无望的情形下,需要给逐渐阴翳的人生来上一剂猛药,可能是一份初恋的感觉,又或是曾经追逐又搁置的梦想。

就像是一块隔板,在隔绝现实生活的同时,又给予中年人们跳进想象中彼岸的支撑。

困顿挣扎也好,逃脱安稳也罢,当一切尘埃落定后,人终究要回归到固有的生活轨迹,继续忍受着生命当中最大的愚蠢和损耗,自废武功,虚度光阴,那些周围依靠你的人,或许会因为一时的过失而选择原谅,但却会幡然醒悟,痛定思痛,迈向新的自由,而危机犹在,前路几何?

2.中年落魄下渺茫的前路

在《一路顺风》里,“老许”二十多年前从香港到台湾,曾经怀抱希望,如今也被生活磨得只剩计较生日那天能不能吃上一屉小笼包。

本来以为与“纳豆”的旅程会一路顺风,结果不经意间碰上黑帮的内斗,不仅没拿到钱,还险些丧命。

在荒野里兜兜转转,却怎么也找不到出路。正像老许的人生,以为在台北有一个家就可以获得温暖,现实却是连妻子都嫌弃他的寒酸。

对于一个拼命寻找安慰的人来说,最大的伤害莫过于此。如果最亲近的人都无法支持你,那么你的人生还有什么?

中年的落魄在于人生已经行至齐家治国的阶段,较之于年轻人,中年人背负的十字架更重,世俗对于中年人的要求更高,一如中年人对自身要求的那样,落魄的中年人则显得尤其自惭形秽。

在心中的火焰燃尽后,那份对于前路的惨淡茫然,对于生活的无所欲求,都成为中年人生活上的雾霭,活下去,大概是他们心中仅剩的无声呐喊。

值得深思的还有“纳豆”在宠物医院和兽医的对话。纳豆:“一千五,这么贵?”兽医:“跟你差不多大的狗都二千五,比你贵,一千五算便宜的啦。”

谁没有过“人不如狗”的时候呢?芸芸众生,生而平凡,而固化的阶层,沉重的现实却让我们变得越来越刻薄,也越来越没有尊严。

但是,生命还是得继续,就像“老许”说的那样:“过去活得怎样没有关系,还有未来啊,你可以做个好人。”

3.中年压抑下的亟待改变

在电影《美国丽人》和《革命之路》中,主人公都住在乡间别墅,虽然事业平庸,但也都有稳定的工作,有妻子有孩子,每日上班前跟妻子吻别,和修草坪的邻居打招呼。

非常典型的中产阶层生活,足够稳定又一成不变。但他们都感到沮丧,一种失望的气息从四面八方侵袭着生活,稳定导致压抑,他们都渴望改变,渴望某种新鲜刺激的东西。

《美国丽人》莱斯特爱上了女儿的同学——年轻的肉体、蓬勃的生命力,《革命之路》弗兰克想要去巴黎,过上梦想中充满艺术气息的生活。

现实生活中,许多中年人早已厌倦一成不变的程序化生活,他们的内心中有着难以挥散的对乏味家庭、婚姻的失望,以及对自我的失望。

稳定的生活和主流价值观与个体的价值及精神自由之间的冲突,在衰老和死亡逐渐逼近的鼓动下,不断放大,并煎熬着中年人躁动不安的内心。

“凡是有意义的事都不会容易。成年人的生活没有容易二字”,电影《天气预报员》中,年近不惑的天气预报员,经历着颇有的声望的父亲罹患绝症,两个半大的孩子问题不断,糟糕的婚姻以及不满意的事业,这一切挟裹着他岌岌可危的人生,他一切的尝试和努力,就像拳头打在棉花上,纵使疲态尽显却消融无形。

年轻时,谁不想做个坚如磐石的男人,攫取一切,掌控一切,当然,也会为理想付出一切。可这一切却都不是笃定的,甚至不是可预测的。

我们的能力不可能像幻想中的那么强大,而且,我们的运气也不可能总是那么好。

往往你会发现,你得到的并不比失去的多,光阴的流逝、感情的破裂和亲人的别离,都不是单纯的数字变化那么简单。

生活既像飘忽不定的狂风也像不期而至的苦雨,你的方向在哪里,你的避雨处在哪里?丢弃一些不得不丢弃的东西吧,只留下那些你必须去坚守的东西,就能走得更为坚定。

走下去,才是应该做的事,同样,也是最难做的事。

4.本质为焦虑的全民危机

虽然时下舆论中我们常常听到中年危机的说法,但危机的具体所指却含糊不清 。或者说,我们的中年危机呈现的是一种撕裂的状态。

而舆论中屡次三番关于中年男人丑态的批判,一如五岳散人的“没有睡不到的漂亮姑娘”,或是中年老男人的饭局“如果没有女人,再荤的饭局也都是‘素局’”,借鉴的话语也是欧美中年危机模版。

因为事件中的主人公,无论是五岳散人还是饭局中的中年人,他们都是我们这个社会上较少数的成功人士,他们多多少少已经实现财务自由,他们的精神困境就是稳定和自由之间的冲突,虽然他们寻求“自由”的方式看上去很难理解,却也折射出相当的社会现实。

另一方面,无论是保温杯还是80后、90后“前中年危机”的自嘲,成为全民性话题的中年危机,指向的是具象的生活困境。

比如之前网上疯传的一篇《90后,你的中年危机已经杀到》就罗列危机的种种具体表现:职场上,无所事事,却疲惫不堪;生活中,只有谋生,没有生活;情感里,一个人生活,孤独寂寞;身体上,已经有初老的症状……

同样地,保温杯的引爆也来源于一篇《记住,中年危机最后的倔强,绝不拿泡着枸杞的保温杯》,老调重弹的依旧是人到中年,或是将到中年,在职场、家庭、工作、生活方方面面的困境。

中年男人们“假装年轻,假装小众,假装超脱,假装没喝醉,假装好爸爸,假装好丈夫。”他们渴求“一个房子,两辆车,两个孩子,一个条狗”的中产生活而不得,由此而产生的一种焦虑感和不安全感,是大部分中国人的生活状态。

从这个意义上,中年危机,无非是一种裹挟全民的不安全感,它不过是高房价、闭塞的阶层流动、不健全的社会保障等问题的变种。之所以强调出“中年”,于年轻人是表达出他们在社会重压下心态的早衰,于是中年人表达出其老之将至却仍疲于奔命的沮丧和无助。

因此,多数时候的中年危机,其实是一种广泛意义上的焦虑,涵盖的年龄段也不仅是中年。

毕竟,哪一个年龄段的人没有危机?谁又不是深陷危机呢?

发表评论
请先 注册/登录 后参与评论

已有0 发布

默认   热门   正序   倒序
    查看更多评论